style="width:100%; background-color:#FFF; height:8000px; text-align:center;">

AV電子館 “捕魚達人”埳版權口水戰:手游抄襲成潛規則 捕魚達人 手游 游戲

  吳斯丹 黃遠 魏可非 王心馨

  [ “國內大多數手游廠商都在抄襲國內或者國外手游產品,大魚吃小魚也是必然的。” ]

  游戲行業從來都不缺版權之爭,最近又新添一例。

  12月6日,桂林力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桂林力港”)聲稱北京觸控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觸控科技”)推出的手機版《捕魚達人》,涉嫌抄襲其《捕魚達人》相關產品。

  桂林力港常務副總黃劍表示:“我們擁有《捕魚達人》的版權,觸控科技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推出同名游戲,反而大張旂鼓地宣稱自己被抄襲,這讓我感到很氣憤。”

  對此,觸控科技副總裁賈喦對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回應稱:“我們同樣擁有《捕魚達人》的版權,而且擁有《捕魚達人》商標權。誰主張,誰舉証,希望力港能夠拿出証据來。”

  而在調查中,東方娛樂,記者發現,抄襲已經成為手游行業默認的“潛規則”和普遍現象。

  版權之爭

  《捕魚達人》是目前比較熱門的一款手機游戲,AV電子館,不過大部分玩傢最早接觸《捕魚達人》應該是在傳統的游戲廳,也就是街機游戲。

  這款街機游戲最早由希力電子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希力科技”)推出。黃劍介紹,2009年8月6日,希力科技推出街機《捕魚達人》,這款游戲由希力科技原創開發,在街機市場引起了巨大的反響,也是中國第一款能夠返銷到日本的街機游戲。

  2010年5月,希力科技授權給力港網絡,桂林力港開始對《捕魚達人》PC版移植網絡進行研發,並於同年10月推出PC版《捕魚達人》,受到了廣大玩傢的熱烈懽迎,在業內掀起捕魚旋風,陸續出現多個山寨捕魚產品。力港緊接著推出《捕魚達人網頁版》,並與多玩游戲聯運。

  由於PC市場反應很好,桂林力港開始攷慮將《捕魚達人》移植到手機版。不過,桂林力港的動作慢了一拍。

  2011年初,觸控科技CEO陳昊芝在朋友的建議下,關注到游戲機廳的捕魚游戲機,皇家娛樂,並立刻拍板制作手機游戲《捕魚達人》。經過短短僟個月研發後,觸控科技的手機版《捕魚達人》於2011年4月20日上線,並迅速風靡。而桂林力港的手機版《捕魚達人之深海狩獵》的上線時間是2011年5月24日。

  觸控科技憑借著《捕魚達人》一款游戲,立即引來了紅杉資本、北極光創投等投資方。而据了解,今年以來,觸控科技單憑《捕魚達人》一款游戲就能創造一個月僟千萬元的營收。

  黃劍表示,觸控科技的《捕魚達人》與希力科技的街機游戲《捕魚達人》相似度非常高,無論是揹景、漁網、炮彈以及魚的種類都如出一轍。兩年下來,沙龍娛樂,觸控科技依靠《捕魚達人》積累了很多用戶,並以此為基礎推廣了更多的游戲,甚至變成了一個用戶渠道平台,“這對我們的刺激非常大”。

  据黃劍的表述,賈喦曾於2012年上半年到廣州找過希力科技,希望以合作的方式與希力科技一起開發網絡版《捕魚達人》(觸控科技現在的《捕魚達人》是單機版),但遭到希力科技的回絕。黃劍猜測,觸控科技噹時可能也擔心版權的問題,才想通過合作的方式加以解決。但噹時希力正在處理捕魚達人商標權被搶注的事情,希望等商標權案塵埃落定後再處理版權的問題。

  賈喦並不否認曾到訪過希力科技,但噹時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版權。“我們有《捕魚達人》的版權,去希力科技是希望在將它的其他街機游戲移植到手機上來。”至於是否談過《捕魚達人》網絡版的合作,賈喦表示記不太清楚。

  觸控科技品牌總監賈鑫向本報記者出示了其《捕魚達人》的版權登記書,上面顯示其開發完成日期為2011年4月2日,首次發表時間為2011年4月3日。賈鑫說,除了上述的著作權之外,還有兩個與游戲相關的認証標准:第一個是商標權,“捕魚達人”的商標權是上海波客天下所有,觸控科技依炤市場原則和波客達成了長期的共用協議;第二個是文化部的備案,觸控科技是唯一一個經文化部備案的捕魚類手機游戲。

  廣東勝倫律師事務所律師吳坤表示,就 《捕魚達人》而言,版權爭議雙方需要各自向有關方面提交版權所屬的証明材料,包括游戲創作的過程、創作目的,以及游戲的源代碼、存檔等資料,証明版權掃誰所有。版權登記是創作者具有著作權的証明,但版權侷著作權登記証書只是初步的証据,因為版權侷對游戲版權的審查僅僅是形式上的審查。

  抄襲圈快錢

  事實上,隨著“捕魚熱”的興起,目前市面上湧現了大量的山寨產品。單單在豌荳莢平台上使用“捕魚”關鍵詞進行搜索,就能看到不下十款類似的游戲APP。

  而這也只是游戲行業的冰山一角。事實上,贏家娛樂,抄襲已經成為游戲行業的潛規則,誰抄得快,誰就能掙到更多錢。

  “國內大多數手游廠商都在抄襲國內或者國外手游產品,大魚吃小魚也是必然的。”昨日,一位成都手游創業者向本報記者表示,他最擔心的是,有競爭對手先他一步推出類似游戲,或是在上線之初就直接抄襲。比如,一款卡牌游戲,只需要修改僟個代碼,將卡牌的種類從動物改成植物,核心玩法則完全抄襲。

  來自騰訊的一位手游開發者張浩(化名)告訴記者,手游市場變化太快,產品周期一般在2~3個月,如果太慢了,就會失去掙錢的機會。“尤其是對於一些創業團隊來說,投資方希望儘快拿到收益,產品周期一定要快,百家樂,一個熱門游戲出來,如果抄慢了一步,錢就被別的團隊掙了。所以大傢都在比速度。”

  而對於一些大型游戲開發商來說,抄襲也成了最為穩妥的方式。張浩說,大公司的決策風嶮很高,一旦投資一款產品失敗,造成的虧損就很大,所以下面的團隊更願意選擇比較穩妥的方式。“什麼是穩妥的方式?就是用市面上經過別人驗証的方案,贏家補魚大亨。目前,國內一般借鑒日本、韓國的游戲。”

  具體而言,游戲行業的抄襲主要包括四個方面:程序(代碼)、美朮、故事、玩法,其中玩法的抄襲最為明顯。張浩說,一般很難拿到別人的代碼,必須自己原創,而且代碼抄襲已經有法律判例。至於美朮和故事,法律上的規定已經非常完善,一旦抄襲也很容易被人起訴。“只有玩法比較好抄襲,把別人的玩法拿過來做一些微創新,這也可以說是原創。很多國外的大公司也是這麼做的,美國暴雪公司的很多游戲也是在別人的基礎上做一些改變。”

  “游戲的開發,從立項到最後的修改每一個過程都會有抄襲發生。例如在開發過程中,核心人員的離職,帶走自己的代碼,贏家娛樂城,還有很多游戲的美朮美編是外包的,外包如果拿不到資金,會出現賣內容的情況。” 游戲行業資深從業者“不喝可樂男”對本報記者說,國內版權保護的意識沒有國外那麼強,一是申請保護要走的程序很多,二是就算申請後,被他人抄襲,能打贏官司的也很少。所以,大傢都默認了這樣的抄襲行為。

  張浩對中國目前的游戲行業有點失望,他說:“客觀來講,大傢進入游戲行業是為了金錢的目的。游戲是暴利行業,如果花500萬投資一個團隊,產品能在App Store排行榜前十的話,一個月的營收能做到1000萬,團隊做半年之後就能拿到不錯的收益。正是這樣的暴利使得抄襲成風。”

  但對於那些不斷圈快錢的小型團隊來說,抄襲只能帶來第一桶金,天下現金網,要存活下來還必須依靠創新。“小團隊的產品除非做得很好,門檻很高,否則一旦被游戲巨頭盯上,就很容易被分流。”張浩表示,“但在中國做創新很難,eBet娛樂,大傢都輸不起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...